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义工建设 >> 媒体报道 >> 内容

爱 究竟该怎样爱?

时间:2014-11-5 21:42:02 点击:

一封未寄出的信

小Z的妈妈:

    姑且叫你小Z的妈妈吧,不知道此时你是否已经想明白了,为什么我拒绝了你的请求。或许,在你心里,我是一个冷漠的人,一个冷血的记者。这并不重要。我今天写这封信给你,是想要打开你的这些纠结,也让你对记者、对媒体有一个重新的认识。

    那天你打电话给我,想让我给你联系一个免费的出租车。原因是你患有尿毒症,每周要去医院做三次透析。你打电话给我是因为你看了10月16日《家庭周报》上我的稿件,我帮梁蓉的妈妈联系了出租车免费接送她做康复按摩,你说你有严重的尿毒症,也是一个妈妈,有个5岁的女儿,你说天气越来越冷了,骑着自行车很不方便。

    我在电话里拒绝了你。我能感觉到你当时的失望。可是,我只能拒绝你。被我拒绝,你不愿意听我的解释,很快就挂了电话。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我必须拒绝你的这个请求,这和我个人是冷漠或热情没有关系。

    你在电话里告诉我你可以骑自行车,你自己能经营得了自己的店铺。以我非医务工作人员的常识判断,你的病情控制得还算不错。我想你应该继续骑自行车去做透析。马路上那些疾驰的汽车,不管是私家车还是出租车,赶着的都是他们自己的路。

    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同社会,一定会是有人吃肉有人喝汤有人闻味。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或者说是命运,而命运赋予每个人的内容都不会相同,但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让自己生活得更好是共同的主题。我能想象得到你的生活被疾病更改得早已弯曲错道。可是,这是你的生活。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作为人类,有一种天生的惰性,总想着吃最少的苦,走最短的弯路,获得最大的收益。有些路,只能自己走,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做,别人无法替代。当然,我说这些,无意针对你做任何指责批判。

    我们原本并不相识,你是因为看了报纸上我的文章才求助于我,你说我报道过不少慈善募捐活动,相信我是一个有爱心的人,才求助于我。我要说的是报道这些内容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的职业身份是一名记者,当然除了这个职业身份,我还是一个有着悲悯之心的人。如果你有什么事有求于我个人,如果能做到,我想我都会答应。但如今,你的请求是让我作为一个记者去帮你解决你的交通问题,这个,我不能做。作为一名记者,我的文章发表在公开发行的媒体,而媒体作为大众传媒,有着它自身的力量也有着它自身要受的约束和规范。

    从宏观的说,社会救助正在成为中国社会重新关注与思考的一大问题。而媒体在这些社会救助活动中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来发挥作用,这叫媒体救助。 

    媒体救助是指报刊、电视、广播、网络、短信等形式的媒介,依靠密集的新闻宣传和强大舆论引导,广泛报道重大灾难及事故的严重后果、困难群体贫困、疾病等生存发展困境、普通群众的心理压力和精神压抑等情况,通过媒体在一定范围内的辐射力和影响力,整合社会资源,发动群众力量,为求救者提供无偿的经济募捐、法律援助、心理辅导、舆论支持等一切形式的救助,帮助他们走出困境。媒体救助也是媒体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部分,是大众传媒人文关怀和服务功能的体现。就具体到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来说,作为已经在包头有着20多年生命的《家庭周报》,因为一直关注民生、贴近百姓,字里行间有着更多的人文关怀,刊登过更多的救助性报道。不少遇到困境的读者会联系到我们,希望借助报纸,获得帮助。你也是看报纸看到那期出租车免费接送梁蓉妈妈做康复按摩的报道才辗转联系到我的,但很抱歉,我没能帮到你。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自立,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在我们老家,上大学和生大病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最大的问题,当一个家庭面临这样的问题,都会说,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上学,或者砸锅卖铁也要把病看好。我们首先要自救,要利用自身的力量。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生活在孤岛上,遇到困难会孤立无援。这个社会从来不缺乏爱心,在我做记者这几年中,做过上百次的救助报道,从新疆来包头的牙医聂瑞,因为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患强制性脊椎炎而换关节的高生生;母女同患尿毒症的吴丽丹,他们的生活都陷入绝境,媒体的报道,爱心的汇集,给了他们生活很大程度的改变。但对他们来说,除了媒体报道、社会救助,他们自身的努力是更大的力量。

    这几年,公益在包头比任何时候都热。就在你给我打电话的那天,包头义工正在顺风汽配城为患白血病的小女孩梦洁举办义卖募捐。所以说,这个城市是个充满爱心的城市,这个社会从来都不缺乏爱心,爱心是一种力量,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开启希望的灯光。你在电话里说,报纸的力量太大了,发个报道就会有数不清的人出来捐款,你说记者太厉害了,一个电话就有几百台车免费接送受救助者。你这样说,是你不了解媒体本身,不了解记者这个职业本身。媒体不过是一个传播信息资讯的载体,记者不过是一个职业,你说的那些“力量”,那其实都不是媒体的力量,更不是记者的力量。媒体救助只是社会救助保障体系的一个补充,并不能代行社会救助体系的职能。解决社会问题的关键在于建立覆盖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健全和发展慈善事业。

    在我们的救助报道中,经常会把遭受苦难的家庭或人物的经历详细而动情地报道出来,文末,我们会写道“请广大读者对他们施以援手”,因为从我们内心来讲,我们也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帮助他们的,无形中,我们为这些困难家庭或者个人做了代言,也给那些爱心个人以及企业开通了一条回报社会的渠道。但爱心,从来都是自由的。但如果我们以道德的力量来直接替需要救助一方向某个人或者某个集体求助,这是媒体在越殂代刨,也是在实行道德绑架。这,不该是一个媒体人的做法,也不该是媒体的使命。你这次给我打电话的这个请求,我想也该让媒体让媒体人思考——究竟,媒体在为大众提供信息资讯、为大众提供服务的同时,在履行媒体救助这一社会责任的同时,怎样才能更好地做到媒体的引导功能?大众传媒的人文关怀和服务功能怎样才能更好体现?比如救助性的报道,我们究竟该如何去做?

    这或许也会让公益人士思考——公益是有关社会公众的福祉和利益,公益事业本质上是社会资源的再分配,公益组织严格讲是一种中介组织:它站在社会爱心与受助群体中间,一边是公众捐赠,一边是受助需求。公益组织的功能是让两边对接,并在对接中做好服务。该怎样做,才能更好做好这个“服务”?

    以你在电话里的描述,目前,你有能力骑自行车去医院做透析,所以,你还是骑自行车去吧。冬天天冷,出门多穿点衣服,路上注意安全。

    写完这封信,我也下楼,去单位车棚骑上我的自行车,我下班了,要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

    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

    吴莎

    10月28日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包头义工网(www.btyg.org)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15147263048 Email:lxzzh888@163.com 网站服务QQ:362815916 微信:sdjkbss4 蒙ICP备145778898号
  • Powered by laoy8! V3.0sp1